盤點2019 新能源產業穩中有進后勁足

  點擊數:184  發布時間:2020-01-19 17:54

  氫能源首次寫入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風光競價政策相繼落地、核安全法規標準加快修訂、輸配電定價成本監審辦法出臺…… 

  2019年,我國新能源行業進入產業政策調整期,轉型升級加快推進,能源結構持續優化:核電重新啟動迎來復蘇,風電、光伏等領域逐步走向成熟,光熱、儲能發展更加理性,“氫能熱”驟然興起。整體而言,新能源行業依然保持平穩發展、穩中有進的態勢。 

  核電  “解凍”迎復蘇 

  2019年,沉寂數年的核電產業開始“解凍”。 

  臺山核電廠1、2號機組獲得運行許可證;福建漳州核電廠1、2號機組,昌江核電二期項目等項目獲得重新啟動……核電產業在結束3年多“零核準”的困局后,2019 年成為復蘇之年。 

  核電重啟背后是廣闊的市場。2018年我國發電總裝機容量約19億千瓦,核電占2.5%,發電量占比達3.7%。根據國際主要能源機構預測,到2035年國際發電量平均增速為2.2%-2.3%。我國發電量增速較高,如按3%來預測,到2035年可能達到28億-30億千瓦總裝機容量。 

  雖然市場巨大,但安全始終是高懸于核電發展之上的關鍵前提和絕對底線。業內人士認為,不論技術如何發展,核安全都是不能掉以輕心的挑戰。 

  “多年的核安全監管歷程和國際實踐經驗告訴我們,核安全與核能發展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鄙鷳B環境部核設施安全監管司副司長巢哲雄說。 

  為此,今年9月3日,我國政府首次發布《中國核安全白皮書》,全面分享了中國核安全監管理念和實踐,有效回應了社會公眾對核安全的關切,展示出我國倡導構建核安全命運共同體的決心和行動。 

  與此同時,《核安全法》的頒布為實現核能利用的持久安全和健康發展提供了法制保障。目前,核安全法規標準頂層設計日趨完善,修訂工作大幅加快。

  光伏  表現有點“冷”

  相比2018年的44吉瓦、2017年的54吉瓦,2019年光伏行業表現似乎有點“冷”。 

  由于今年光伏政策討論時間較長,項目建設時間不足、前期和準備工作不夠、資金落實等造成進程較申報預期時間延遲等原因,今年光伏最大的變化是,一改往年新增裝機同比增長態勢,呈現同比下降趨勢。今年1-10月,光伏累計裝機規模1.92億千瓦,新增裝機規模1761萬千瓦,同比減少51%。 

  “2019年可以說是光伏行業的平價元年。在光伏發電走向平價時代時,光伏行業發展的驅動力也在發生轉變,正在加速從政策驅動型轉變為市場驅動型?!痹谥袊夥袠I協會理事長高紀凡看來,即使平價上網時代全面到來,光伏的市場規模也不太可能出現爆發式增長,還會處于一個穩步增長的態勢?!?019年,由于各種原因的,國內全年裝機量不及預期。這種現象是合理的?!?nbsp;

  對于2020年,光伏產業既有期盼,也有焦慮。盡管光伏市場較往年確實有所下降,但仍然有較大的市場空間,業內預測,2020年我國光伏新增裝機將出現恢復式增長,新增裝機規模將達到約40吉瓦。 

  與此同時,2020年光伏市場政策如何、總體規劃規模是多少、補貼怎么下發、棄光限電怎么解決……這些問題都是老生常談,但也是行業不得不面對的。

  風電  “穩”字當頭 

  2019年,風電產業的發展離不開一個“穩”字。

  在即將到來的陸上風電平價節點和海上風電競價節點上,今年風電產業發展勢頭良好,裝機規模穩步擴大,分散式風電與海上風電開發有效拓寬風電的利用空間,棄風狀況繼續好轉。 

  風電裝機容量繼續平穩增長,今年1-9月全國新增風電并網容量1308萬千瓦,同比增長3.7%,累計并網裝機容量達到1.98億千瓦。全國風電發電量2914億千瓦時,全國風電平均利用小時1519小時,整體增長態勢平穩有序。 

  其中,海上風電的突破發展表現不俗,風電企業海上爭風驟起:三峽集團在廣東的首個海上風電項目首批機組正式并網發電、中國華電集團在福建的首個海上風電項目主體工程開工、大唐集團首個自主開發建設的海上風電項目主體施工全部完成……數據顯示,今年1-9月,海上風電新增并網容量為106萬千瓦。

   與此同時,全國棄風電量和棄風率持續“雙降”。今年1-9月,全國棄風電量128億千瓦時,同比減少74億千瓦時,全國平均風電利用率95.8%,平均棄風率4.2%,棄風率同比下降3.5%。 

  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秦海巖表示,當前,我國風電產業發展進入到邁向平價上網的關鍵過渡期?!皹I界應當繼續穩扎穩打,圍繞提質增效,做好技術與管理創新,推動風電產業高質量發展?!?nbsp;

  光熱  表現可圈可點

  2019年,尚處于培育期的光熱產業表現不俗,其中以2018年年底并網發電的青海中控德令哈50兆瓦光熱示范項目尤為亮眼,該電站自2019年10月1日正式進入發電量考核期,11月月度發電量達成率已接近100%,充分驗證了自主研發的光熱發電技術的先進性和國產設備的可靠性(該電站95%以上采用了國產設備)。 

  與此同時,中電建青海共和50兆瓦熔鹽塔式光熱發電項目、魯能海西州多能互補集成優化國家示范工程50兆瓦光熱發電項目接連成功并網發電,希臘MINOS50兆瓦光熱發電項目多邊合作協議成功簽署……我國光熱產業的發展蹄疾步穩。 

  但也應該看到,與光熱發電技術成熟、商業化運營多年的美國、歐洲相比,我國在此領域起步較晚,正處于技術引進—消化—吸收—創新階段。同時,由于我國光熱發電產業剛剛起步,遠沒有達到經濟規模,致使光熱發電的邊際成本較高;光熱發電項目都集中在西部地區,當地燃煤發電標桿上網電價較低,光熱發電對電價補貼的依賴程度較高。

  光熱發電是提高我國可再生能源電力外送的比重,促進能源轉型目標的實現的有效途徑之一。隨著產業規模的擴大,國際市場的拓展,光熱發電工程投資將會得到顯著的下降,發電成本也會隨之有大幅下降。業內期待,國家對后續政策做出調整,并提出支持光熱長遠、穩定、健康發展的總體思路。 

  氫能  持續發“熱” 

  氫能源首次寫入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新能源汽車購置補貼轉為用于支持充電(加氫)基礎設施建設、各地積極謀劃并出臺規劃和政策、大型國企及民企紛紛搶灘布局……今年以來,我國氫能產業發展形勢火爆,大量資本和人才快速匯聚,創新和應用成果此起彼,氫能“熱”度持續高漲,已經一躍成為能源領域的“香餑餑”和“寵兒”。 

  “我覺得,氫能熱起來是必然的?!痹趪H氫能協會副主席、清華大學核能與新能源技術研究院教授毛宗強看來,“不管是從能源安全還是環境治理壓力方面來看,氫能應該是未來能源發展的一大方向?!?/p>

   然而,在日漸升溫的“氫能熱”中,更需客觀理性的“冷思考”。不容忽視的是氫能行業起步較晚,面臨缺乏國家層面頂層設計、技術性能指標有待提升、基礎設施配套滯后、行業標準法律法規不完善,行業秩序未建立等諸多問題。

  “現在,一些協會、聯盟發布氫能產業規劃,各地出臺各自的地方規劃,但都不屬于國家層面出臺的整體產業規劃。這是目前我國氫能發展遇到的最大掣肘?!泵趶娬f,“原因在于目前國家沒有專門的機構或部門來管理推動氫能產業的發展?!?nbsp;

  業內人士認為,2019年是我國氫能產業發展的關鍵一年,從總體上看,我國氫能技術正逐步獲得驗證,尤其是燃料電池汽車已經進入市場化示范階段,預計2020年前后將進入產業化和商業化發展階段?!?nbsp;

  儲能  發展回歸理性 

  自2017年10月我國大規模儲能技術及應用發展的首個指導性政策——《關于促進儲能產業與技術發展的指導意見》正式發布以來,儲能產業煥發出勃勃生機,呈現爆發式增長,2011-2018年電化學儲能平均增長率約為50%。 

  但在短暫的產業爆發之后,轉折出現在2019年,儲能產業發展進入減速調整期,重新回歸理性。中關村儲能產業技術聯盟統計,今年 1-9月,我國新增投運電化學儲能裝機規模207.6萬千瓦,同比下降37.4%。 

  雖然市場增速相比去年同期有所下降,但對于新興產業的發展來說尚屬正常。特別是在國內市場機制、相關標準規范并不完善或缺失的大背景下,產業發展自然會面臨不同程度的困難與挑戰,需要放緩腳步“冷靜思考”。 

  未來,儲能產業如何發展?中關村儲能產業技術聯盟研究經理郭凡表示,除了自身技術進步外,儲能發展必須依靠于電力能源體系改革推動的力度。在市場尚不完善的時期,儲能需要“看得見的手”進行富有前瞻性的計劃以及合理的激勵手段來培育市場,隨著市場的不斷完善,電的商品屬性通過更加準確合理的價格形成機制確定,再由“看不見的手”實現資源的合理配置。

摘自《中國高新技術產業導報》



熱點新聞
推薦產品
 
篮球小说